我喜欢读书,特别是中国史书,在史书中我又非常中意野史故事。如果正史是一本高中时代的教科书,那么野史则是小朋友手中的小人书,摆脱了正史的严肃真实,野史则轻松趣味,每每翻看都能读出不一样的油盐酱醋、喜怒哀乐、人情世故。在正史中看不到、不确定的,野史可以给你答案,当然,这个答案不一定就是真实的。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通过野史了解一个更加生动、多面性的历史人物或事物,不正是我们阅读历史的趣味之一吗。

我一直坚持着读书的习惯,今天,放下手中的的俗事,翻开书本,看到一个从小就很熟悉的人,他是中国历史中的一方代表,写过好多诗文,至今我还能脱口背诵。他还有好多故事,我从来都没有读到过。

故事开始了......

庐山西麓,在离九江县沙河街不远的地方,坐落着一座古寺。寺庙的大门南面有一条小河,当地人称古寺为东林寺,小河名为虎溪。

东林寺中有一位高僧,名曰慧远禅师,已在寺中抄译《南华经》多年。影不出山,足不入俗,送客不过虎溪。若是禅师过了虎溪,崖上必定虎啸风生。于是虎溪也就成了禅师的禁区。慧远禅师喜欢结交有节操的名人雅士,对栗里的陶渊明、南山的陆修静,倾慕不已,很想与他们交往,但又感到自己身在佛门,有所不便。与此同时,陶渊明与陆修静对慧远禅师也甚为敬仰,也想登门拜访,无奈僧家戒律森严,只有心向往之。

陶渊明画像
东晋 陶渊明像

突然有一天,陶渊明写了一封信给慧远禅师。禅师看了手舞足蹈,哈哈大笑。

徒弟们好久不见师傅如此高兴,便问道:“师傅,多年不见您这样高兴,今日是谁的来信,使你这样高兴?”

“当今节操高尚之人陶渊明!”慧远禅师边笑边说,“难得,难得!”

“他来信做什么?”徒弟们又问。

“他决定邀陆修静同来看我”禅师说到这里停了一下,“不过,陶先生向我提出......”

"提出什么?"徒弟们问。

“陶先生在信中问我,佛殿上能否让他喝酒”慧远禅师说。

“师傅呀,这可使不得!”徒弟们听了大吃一惊,忙劝到,“庙堂乃清净之地,怎能让那些玩世不恭之人饮酒作乐?而且,师傅的人望、学问、佛法在华夏和西域都是受到人们的尊敬的。望师傅三思。”

“陶渊明、陆修静乃当代文豪,他们喜欢的就是酒,我不能违反人家的意愿,把僧家的戒律强加于人。”慧远禅师哈哈大笑。

为了表示对陶渊明、陆修静的诚意,慧远禅师越过禁区虎溪亲自到村镇上去打酒。徒弟们看见师傅肩头扛着禅杖,禅杖上挂了个酒葫芦,只好站在旁边摇头叹气。村镇上的人看见慧远禅师来打酒也很是奇怪。

几天后,陶渊明、陆修静果然赴约而来。会员禅师亲自到庙门外迎接,一手拉着陶渊明,一手拉着陆修静,哈哈大笑。陶渊明对慧远禅师说:“禅师,多年来一直想拜望禅师,一直未得,今日终于得见禅师之面。”陆修静指着慧远禅师挂在颈上的念珠说到:“老禅师,今日得见,很是高兴。”“我等神交多年,未能先去拜望,今日烦劳两位前来,万分忏愧呀,”慧远说道。

三人促膝长谈,陶渊明讲了不做县官,过隐居生活的乐趣;陆修静畅述游山玩水,饱览山河秀色的情景;慧远也讲了译《南华经》三十余年的甘苦滋味。谈话过后,慧远设斋饭招待陶渊明和陆修静,慧远不喝酒,真诚地举着空杯祝客。陶渊明、陆修静开怀畅饮,尽醉而散。

临别时,慧远送了一程又一程,三人边走边谈,不觉就过了虎溪。山崖上瞬间虎啸风吹。弟子们在背后看到师傅送客过了禁区,惊叫:“过虎溪了!过虎溪了!”慧远、陶渊明、陆修静三人于是相聚而笑。

清代陶瓷艺术家唐英(168-1756年)题庐山东林寺三笑亭联云:桥跨虎溪,三教三源流,三人三笑语;莲开僧舍,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如今,东林寺佛殿内挂在着这样一副对联,生动地将那时候的情景描绘给每一个来到东林寺的人。

上联:虎溪聚三人,三人三笑语

下联:莲池开一叶,一叶一如来

这就是《虎溪三笑》的故事。

虎溪三笑的故事历来为画家所喜爱。现存世最为著名的当属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南宋佚名作《虎溪三笑图》。其它传世名作还有明末清初陈洪绶作《虎溪三笑图》藏于武汉博物馆。现代傅抱石作《虎溪三笑图》藏南京博物馆等。

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南宋佚名作《虎溪三笑图》
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南宋佚名作《虎溪三笑图》
武汉博物藏馆陈洪绶作《虎溪三笑图》
武汉博物藏馆陈洪绶作《虎溪三笑图》

文章图片来自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