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端午节是农历五月初五,广泛被人接受的是为了纪念屈原,当然也有说纪念伍子胥、孝女曹娥、介子推的说法。端午节吃粽子、赛龙舟、挂艾草菖蒲......大众都知道的端午,我应该也知道七七八八。但是,我想扒一点,大众可能不熟悉的端午,于是,只要有心,总能找到点不知道的端午。

端午节有很多名字,端阳节、重午节、午日节、龙舟节、正阳节、浴兰节、天中节......古人为了描写端午节,做了好多诗词,我最喜欢苏轼作的那首《浣溪沙·端午》。不是因为这首词写得有多好,只是因为我在词里看到了古代人的端午节。

浣溪沙·端午

宋·苏轼

轻汗微微透碧纨,明朝端午浴芳兰。流香涨腻满晴川。

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佳人相见一千年。

从这首词里,我们能看到古代人抱团过端午的盛况。端午已入仲夏,所以有“轻汗微微透碧纨”,汗水轻轻打湿了绿色的薄绸。

端午浴芳兰,在苏轼那个年代已经非常流行了,因为“流香涨腻满晴川”,香脂水粉流入水中溢满晴川。直至今日端午沐浴依旧流行,今天出门还能看到街市上有各种药草贩卖,一些有心的写字楼还向楼中的业主们赠送艾草和菖蒲,隔壁邻居已经把艾草和菖蒲挂在了门上。家里今天也买了一些,准备“明朝端午浴芳兰”。

端午浴芳兰
端午//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而端午浴芳兰可不仅如此,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

屈原在《九歌·云中君》中写到:“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蹇将憺兮寿宫”,由此可见在战国时期的楚国已经流行“浴兰汤沐”。记得之前了解上巳节,三月三古人就有祭祀高禖(“蹇将憺兮寿宫”中的“寿宫”是祭社神——即高媒母神的神宫)、沐浴、祓禊的习俗。

虽然看似,端午与与三月三还是有一定距离,但是根据研究,其实两者很有可能是性质相同的民间习俗。《诗经·郑风·溱洧》云:“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兮。……洧之外,洵吁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诗里描写的是春秋时期的郑国上巳节祓禊(在水边举行祭礼,洗濯去垢,消除不祥)的场景。而由于那时候的楚国和郑国用的历法不同(具体的就很复杂了),总之,楚国使用颛顼历,郑国使用殷历,最后算过去算过来,结果就是:楚国五月,是郑国三月。五月有沐浴这样的重要活动不就是端午了吗,自然而然就对上了,说祓禊是端午沐浴习俗的前身不为过。

当然,那个时候的端午和屈原还真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如果说端午沐浴起源于古代祓禊,那么端午的历史可就又要往前面走了,根据《周礼·春官·男巫》:“掌望祀、望衍、授号,旁招以茅。”和《周礼·春官·女巫》:“女巫,掌岁时祓除衅浴。”记载,祓禊这一习俗可以追溯到周代。相传《周礼》由周旦公(周武王的弟弟)所著,也就是商末周初时期,距今大约3000年了。(我们现在也还和三千年前的人们一样端午沐浴,连洗个澡都那么有历史有学问,讲文化,我就服我大中华)。

端午龙舟
端午//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了解完浴芳兰,我们继续读苏轼的词。

“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意思是:五彩花线轻轻地缠在红玉色手臂上,小小的符篆斜挂在耳下的发髻上。

汉代民俗著作《风俗通义》云:“五月五日以五彩丝系臂者,辟兵及鬼,令人不病瘟。”,可见端午彩线缠臂辟邪也是习俗,从汉代一直流行到了宋朝。至于挂符驱邪,挂哪里都是驱邪,虽然没找到具体的资料,但是想想古人祭祀挂各种饰品在头上,我不信没有挂符的。

至于词里还有最有一句,不外乎就是作者的祈愿,不过如果你了解苏轼的故事,有时间可以去看看,还能八卦不少东西,今天重点不在这里就不走偏了。

了解了那么多端午历史,突然发现,至少,端午在汉朝前真的和屈原没关系。直到南朝梁,吴均《续齐谐记》载:“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罗水,楚人哀之。至此日,以竹筒子贮米投水以祭之......”才把屈原和端午节关系上了。既然能关系上屈原,当然也能关系上其他人,端午到底纪念谁也也说不清楚了,一起纪念好了。慢慢到了唐代,屈原就成了诗词里的常客,纪念屈原的一些列活动变成了流行习俗。

直到今日,端午的各种习俗和千年前也没有太大的差异。一个至少有三千年文化的节日。里面有大大小小的故事,值得我们去了解。

//关注传统节日

 

推荐阅读:

端午节 – 封面故事2019

青梅煮酒才是芒种的正确打开方式

今日谷雨,细雨绵绵——送走春的最后一个节气,夏就到了

唯一以饮食习俗命名的寒食节、四大传统节日之一清明节、中国的情人节上巳节

中国人过小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