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重庆的天气已经成了“网红”,多少个入夏失败,已经数不过来了。不过,据报道今年6月是全球近20年来最热的6月,好多地方都“热疯了”。天气反常不一定有妖,也许是大自然,在不断提醒我们保护环境。重庆七月也很凉快,一言不合就下暴雨。处在“三伏天”的时间里也是一样的。今年,7月的雨洗掉了重庆火炉的称号(真是凉快鸭!),刚好今天读到一首小诗,也是说这个时间段的雨,感觉有点意思。而且,无论是百度还是书上都没有找到合适的翻译,于是就自己钻(连)起(蒙)了(带)字(猜)眼。看书中思考的过程才是最有趣的,无论最后的答案正确否。

三伏中一雨甦旱

宋·邓深

江涨如三月,天凉似九秋。

遭逢今日雨,安稳一年收。

处处香瓮面,村村肥藁头。

小春前后好,待挂百钱游。

这诗找了半天没找到比较准确的释义,只能自己蒙了(读起来也不是太难,大家都应该都懂它的意思),肯定有误,仅作交流。

三月:指旧历三月。

三伏:“三伏”是初伏、中伏和末伏的统称,是一年中最热的时节。每年出现在阳历7月中旬到8月中旬。

甦:sū,“更”与“生”联合起来表示“一点一点地复活”。本义:逐渐复活。只在“更生、苏醒、复活”意思上与“苏”通。甦旱,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样子,我的理解是三伏天一场雨滋润干旱已久的大地,,让干旱蔫吧的事物复苏复活有了生机,这也正好对应了“肥藁头”。再联想到同为宋人的姚勉写的那句“泻作甘霖苏旱上”,把这里的苏解释成唤醒我觉得也没毛病。

九秋:指九月深秋。 唐·陆畅《催妆五首》之一写到:“闻道禁中时节异,九秋香满镜臺前。也有用九秋代指秋天。不过这里我琢磨了下,三伏天离立秋不远(看的2019的日历~古代气候没变暖,立秋应该是凉爽的)。请允许我用现实的眼光看,那个时候,天气变化不大(常识里秋夹伏,热得哭),倒是深秋才凉快多了,所以我就自以为是的把它当深秋了。

安稳一年收:这句话我太没理解,从字面上的意思来看,前后都不搭调,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寓意在里面。我就随便猜猜:第一个解释“(这雨)就像静静收集了一年的雨(今天全下下来)(这里的安稳我当安放、安置讲)”,第二个解释“(这雨大得)好像把一年的雨都收集起来下完了(感觉和第一个一样)”,第三个解释“(下雨凉快了)可以出门收成熟的庄稼了(这个很牵强)”,第四个解释“(这雨)预示着丰收年,丰收就稳了 (感觉在扯淡)”

瓮:wèng,一种盛水或酒等的陶器。古代有种就叫“瓮头香”(怎么什么都能扯到吃喝上...),不知道诗人爱不爱喝酒,如果是说酒这里的“处处香瓮面”我就当是炎炎夏日突然透心凉还有酒喝了。不过,结合下文,感觉这里应该是说雨后,那些装水的容器水满溢出的样子或者说雨大已经淹没了瓮身,只能看到上面的瓮口。不过,还是觉得不对,那个香字没解释出来,让我来联(乱)想(猜)下,香字对仗后面的肥字,应该都是形容词,如果说雨水香,我能想到的就是诗人三天没喝水的情况。但是,如果说是雨水的清香之感那倒是说得通。也许我可以再发散下,可能诗人饿了,瓮本来就是器皿,装饭菜也正常,一场凉雨袭来,心情大好,还能吃香喷喷的饭菜,简直不能太幸福(......)。再加上后一句雨后复苏的藁,在大雨的滋润下变得茂盛,肥字一般都是形容有肉,村村都有的肥藁头,也许诗人是真的饿了,看啥都是美味(纯属恶搞,千万别信)。

藁:gǎo,多年生草本植物,茎直立中空,根可入药。亦称“西芎”、“抚芎”。

藁
藁(感觉这个比较符合“茎直立中空”描述,就当长这样了)

小春:指农历八月或者农历十月。 宋·赞宁《笋谱》:“大抵竹八月俗谓之小春。热欲去,寒欲来,气至而凉,故曰小春。”这里个人认为农历八月靠谱些,如果是农历十月已经过冬,太冷了,结合下文,不适合游玩,而农历八月(比如中秋)就非常适合游玩了。

待:将,要。

把这首小诗的某些词意蒙得差不多了,我来解释一下《三伏中一雨甦旱》全篇大意。

《三伏中一雨甦旱》译文:

江水上涨得如同(旧历)三月涨水期(的水)一样,天气凉快得如同深秋一般。今天遇见这场雨,就好像是收集了一年雨量(倾泻而下)。到处是被水淹没的水瓮,村村都长满了茂盛的藁本。小春前后是个好时节,等到了那个时间,带上钱财好好游玩一番。

我感觉这诗就一首打油诗,除了押韵,看不出有多出彩。不过挺上口,我喜欢。希望后面能找到比较权威点的注释(还是读书太少)。按照我的联想“处处香瓮面,村村肥猪头。小春前后好,带上百钱游”,大雨过后,天气凉爽,做一碗香喷喷的麻辣猪拱嘴小面。等到中秋节时间,再带上足够的钱,随便逛,随便吃,随便买。简直爽歪歪。

 

推荐阅读:

夏天满架的蔷薇,看不见闻其香也是极好的

古诗文中出现频率高最最出名的地方

青梅煮酒才是芒种的正确打开方式

读书,聆听教诲与劝勉

今日谷雨,细雨绵绵——送走春的最后一个节气,夏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