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七月七日,是中华传统节日之一——七夕节,又称七巧节、七姐节、女儿节、少女节、女节、乞巧节、七娘会、洗头节、牛公牛婆日、七夕祭、双七、巧夕、双星节、双七节、情人节等。

起初,七夕和情人节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七夕,是古代人对于宇宙探索精神的折射。

中国观星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牛郎织女”就是星辰崇拜的典型例子。在远古时代,伟大的中国人就将天上的区域与地上实体一一相对,牛郎星和织女星就是其中之一。现代天文认为牛郎星属于天鹰座,织女星属于天琴座。

牛郎织女星
牛郎织女星

七夕,是古代人对数字的痴迷与崇拜的写照。

古人对数字和时间的崇拜近于痴狂。古代民间把正月正、二月二、三月三、五月五、六月六、七月七、九月九这“七重”列为吉庆日。“重日”在中国古代被认为是“天地交感”“天人相通”的日子。

《诗经·小雅·大东》:“维天有汉,监亦有光。跂彼织女,终日七襄。 虽则七襄,不成报章。睆彼牵牛,不以服箱。”;《汉书·律历志》:“指牵牛之初,以纪日月,故曰星纪;五星起其初,日月起其中。”;《说文》:“物,万物也;牛为大物;天地之数,起于牵牛;故从牛,勿声。”算是比较早的描写牛郎织女的文章。和男女情爱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而我们熟悉牛郎织女的故事大概是从这首诗开始的《古诗十九首·迢迢牵牛星》。该诗应该也是汉朝时期的。在古代,人们是认为“万物皆有灵”的,包括星辰,把自然现象看做如同人世,有人便有男女,牛郎星、织女星就太符合人们心中的男女形象了。渐渐传说形成,到了今天,七夕俨然成为中国情人节的代名词。只是,我觉得,七夕应该有比象征爱情更重要的意义。

再往前,《诗经·小雅·大东》:“维天有汉,监亦有光。跂彼织女,终日七襄。 虽则七襄,不成报章。睆彼牵牛,不以服箱。”将牵牛织女二星将人间的耕织生活联系在一起。《史记·天官书》:“织女,天女孙也”和《史记·正义》:“织女,天女也,主瓜蓏 (luǒ)丝帛珍宝 ”慢慢才被赋予了一些神话色彩,但是和爱情也没多大关系。

就这样过了几百年,浪漫的中国人终于用爱情让两颗遥远的星联系在了一起。然后爱情的萌芽有了,经过晋代、南北朝、唐代、宋代的小说、诗词慢慢润色,到了现代,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家喻户晓。

古诗十九首·迢迢牵牛星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只不过,七夕作为古代重要的日子,蕴含的意义远不于此。比起现代的巧克力,在古代七夕更多的是关于“乞巧”。

七夕穿针乞巧
七夕穿针乞巧//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西汉刘歆《西京杂记》:“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人俱习之”。非常清楚的乞巧风俗文字记录。南朝宋孝武帝《七夕》:“沿风被弱缕,迎辉贯玄针。”南朝梁简文帝也有:“针攲疑月暗,缕散恨风来”,都是写穿针乞巧的画面。农耕时代的古代,女子心灵手巧,拥有娴熟的劳动技能是非常重要的,甚至有可能决定婚后自己及子女的家庭地位。

七夕在大唐不仅有牛郎织女的故事,王建的《七夕曲》更是为牛郎织女的传说披上了艺术的外衣。

七夕曲

唐·王建

河边独自看星宿,夜织天丝难接续。抛梭振镊动明珰,为有秋期眠不足。

遥愁今夜河水隔,龙驾车辕鹊填石。流苏翠帐星渚间,环佩无声灯寂寂。

两情缠绵忽如故。复畏秋风生晓路。幸回郎意且斯须,一年中别今始初。

实际上七夕乞巧更为风行。“长安城中月如练,家家此夜持针线。”偌大的长安家家都持针线乞巧,你能想象一下那种的场景吗。这是得多流行啊。

七夕

唐·崔颢

长安城中月如练,家家此夜持针线。

仙裙玉佩空自知,天上人间不相见。

长信深阴夜转幽,瑶阶金阁数萤流。

班姬此夕愁无限,河汉三更看斗牛

权德舆的七夕更是把穿针乞巧的画面描写的细致清晰。

七夕

唐·权德舆

今日云輧渡鹊桥,应非脉脉与迢迢。

家人竟喜开妆镜,月下穿针拜九宵。

《开元天宝遗事》记载,唐玄宗还在宫中修建了一座“乞巧楼”,祭祀牛女二星。赐宫中平嫔妃九孔针、五色线让她们月下穿针,以引线入针这为巧。

到了宋代,七夕节得以正名,被官方定为法定节日。乞巧的习俗依旧,但是我们所料了解的更多的是诗家们写女郎织女的爱情故事,最最最熟悉的莫过于秦观的《鹊桥仙·纤云弄巧》。

鹊桥仙

宋·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大概就是从宋代开始的吧,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慢慢影响了现代,最终中国情人节就这样锁定在了七夕。

在古代七夕应该算不上情人节,如果非要说古代情人节,上巳节更为贴切,因为古人就把它当情人节过。

现在,七夕已经成为各大商家大卖一笔的购物节,我不记得七夕是何时一下子就被当成情人节火了起来,但是我清楚的记得,小时候周围的人对于七夕这个情人节是陌生的。反而,能看到家里的老人在那一天带上老花镜在灯下穿针引线。

在现代,穿针缝补已经不再需要了,虽然它已经跟不上社会发展,但是那的确是勤劳的中国人引以为傲的手艺。我数了数日历上那么多的日子,却没有找到一个对于中国古代技艺技巧或传承或纪念或宣传的日子。据说,古代好多好多诸如乞巧般精妙绝伦的技艺已经失传了,因为已经没有年轻人愿意去花一辈子学习这些没有前途赚不到钱的手艺。也许以后,好多好多的中国传统文化,真的只能看着文字想象了。

参考资料:

《中国古代节日文化》宋兆麟、李露露著;文物出版社出版

《中国古代诗歌与节日》韩广泽、李岩龄著;天津人民出版社

 

推荐阅读:

七夕 – 封面故事2019

中国古代情人节——上巳节

漫谈五一:唯有劳动和读书不可辜负

青梅煮酒才是芒种的正确打开方式